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主站
首 页 单位概况 信息公开 新闻动态 监区文化 队伍建设 党政工作 专题专栏 互动信箱
今天是:
天气:
高级检索
  当前位置:首页 » 队伍建设 » 警官文苑  
 
外婆的书卷香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 发布时间:2018年04月11日 【字体:

  清明是沉淀心灵、追思过往、忆怀亲人的特殊节日。数千年来,中国人在这一“气清景明”的节气中,慎终追远,祭扫亲人,汲取热爱生活、珍惜生命的积极力量。在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中,家国情怀、家风家训,早已渐渐融化于我们的血液,沉淀于我们的骨骼。(摘自2018年4月4日《湖北日报》)

  在这期的《警官文苑》中,推送教育改造科民警黎益勇的追远回忆文章《外婆的书卷香》。

 

  总的来说,从来是不敢自称有什么“书香遗风”的,自己之所以还有那么一丁点的读书爱好,主要还是来自于母亲那一边的遗传。

  以国人的传统,提到家世,一般是要先说父姓的这一支。但由于父亲壮年早逝,走时我们兄弟都未成年,走得又很突然,加上父亲很小的时候就离家谋生,故对他们家族的情况,就没有留下什么有价值的交待和线索。所以,从小,我们就只好将母亲的家族当成自己的根系。

 

  母亲她们家,早年也算是省里的名门大族,若当时有福布斯榜单之类的话,应该是排在头几名的位置。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再大的家族也抵不过时代变迁的风暴,短短时间,便如同《红楼梦》里的宁、荣二府一样,跌落尘埃,深陷凡土。由于母亲是长女,所以母亲的母亲,也就是我们的外婆,很长时间都是和我们住在一起,这也就在我们的记忆里,关于祖辈的印象,就只有外婆一个。事实上,那个时候,我们的祖辈,也真的只有外婆一个了。

 

  当时我们全家,加上外婆,共有八口,全靠父亲一个人微薄的薪水,生活的拮据和艰难,却也没有太多阻挡到我们这些不更事的“白胆”对“快乐”的追求。当我们在外面撒野般疯玩一气,跑回家里时,率先看到的,一般都是外婆的身影。虽然这些都是约四十年前的事儿,并且外婆也已经离开我们快二十年了,但这些记忆恍忽就在昨天。

  外婆出生于民国元年,算是标准的书香家庭。听外婆讲,其父亲做过省政府首任教育厅的官长,死在了任上。外婆高中毕业,在那个时代,算是很了不得的。后来,跟我外公的结合,也是两个大家的联姻。再后来倒了霉,家也破了,以致孀居近半个世纪。即便如此,外婆也始终保留着传统的坚守和固执。

  印象中,外婆总用纱网罩着梳好的发髻,始终身着老式的对襟衣,始终干净、清爽,终年戴着那付黑框塑料的老花眼镜,不仅没有一点生活的困苦和颠沛所常带来的肮脏与邋遢,甚至还有一点点顽强的清雅。

  既然外婆是祖辈中唯一健在的,父母又由于生活的压力,白天常常不见影子,外婆也就成为平常闲暇时光里唯一可以亲近的长辈。可能是家传的缘由,外婆在帮助操持家务的空隙,大多是手捧一本书卷,一边静静地看着,一边还要随时透过老花镜,用眼角的余光,照护着嬉闹的我们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。而我们,也就在一边玩耍着,一边偷瞄着外婆的举动。通常的情况是,老的安静地坐在木橙上,看着手里的书,小的嬉笑着玩自己的耍,一静一动,互不相干,保持着神奇的均势。只有在我们嬉闹得过了分,出现了冲突的态势,或者是有了危险的动向,外婆才轻轻挪开眼前的书卷,朝我们轻轻喊上一句两句。我们也就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,很快从动态转入了静态,当然,什么冲突与危险,也自然的烟消云散了。

640.webp (21).jpg

  外婆是个很整洁,也很安静的人。即使是做家务,也很少发出声响。即便有,也很小声,绝无杂乱。这些细小的声音,一般都会被我们的嬉闹声所掩盖。外婆的安静,有时甚至让人感觉不到她的存在。记忆中,外婆对人对事,都十分淡定,从不争执,也无什么叨念,更从来没有发过什么脾气,如同一汪碧水,虽淡淡的,却坚定地存在着。

  有时,我们嬉闹得累了,抑或是无聊了,就搬张小木凳,坐在外婆的膝前,手捧下巴,仰着头,看着外婆,有时也看着外婆手里的书。这个时候,外婆也一般很少说话,大多也 是静静地看自己的书。于是,在我们小小的心思里,不自觉地就装下了一个疑问,书真的有这么好看?

 

  后来,随着自己慢慢的长大,走过而立,迈过不惑,见过了千帆竞渡,也见识了不少的世人世事。阅历越多,对外婆的理解就越丰富,越生动,也就慢慢读懂了外婆。

  外婆的人生,起点是高的,但时代的狂风骤雨,最终改变了一切。有的微尘上天,幻化成彩虹;有的陨石坠地,雨打而风吹。

  外婆也就从出生于省城,在昆明长大的书香世家,变成了地道的乡下老媪。世间可改变的东西颇多,但惟有内心的宁静尤为难得。

  无奈间,寄托于鬼神的宗教不失为常用的途径。但只有书香,才能保持内心的洁净,让人即使身处逆境,历经苦难,也能保有“腹有诗书气自华”的品味和笑看世态的气度。

  这些,到底是不是外婆酷爱读书的原因,我不敢肯定。但我想,也八九不离十吧。

 

 

 

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1
分享到:
上一篇:无内容
下一篇:过眼年华 但殷勤折取

联系我们 | 版权和隐私说明 | 使用帮助 | 网站地图 | RSS订阅

  版权所有:贵州省监狱管理局 黔ICP备13004057号 网站总访问量: 网站标识码:5200000062

 管理单位:贵州省监狱管理局  技术支持: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IE6.0及以上版本浏览器,最佳分辨率1024*768浏览

  贵州省监狱管理局地址: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金阳大道4号站明诚景怡苑小区  电子邮箱:newsgzjy@sina.com  联系电话:0851—85825041

贵公网安备:5204020200006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