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主站
首 页 单位概况 信息公开 新闻动态 监区文化 队伍建设 党政工作 专题专栏 互动信箱
今天是:
天气:
高级检索
  当前位置:首页 » 队伍建设 » 警官文苑  
 
子弟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 信息来源: 贵州省轿子山监狱  发布时间:2017年10月11日 【字体:
  题记:上个世纪8090年代,有这样一群人,因为学校毕业、部队退伍、招工考试,汇集到这块生长的土地上,头戴父辈用过的矿灯,接过父辈手中的警棍,披星戴月,春风化雨,传承为矿山无私奉献,为警徽增添光彩的轿子山精神。那个时候,警二代,在轿子山监狱,在贵州省各家监狱,乃至在全国监狱系统,是一种现象级的存在。这群人,是谓:子弟!
IMG_4357.JPG
  今年,您66岁了,却依然生机勃勃,盎然奋进,而我们,在渐渐老去。
  少时,您在父辈的眼中,是矿井安全生产,是监房教育改造。对我们,则是春天里矿部小花园里面的猫猫藏,夏天里平桥井河沟里的鲜虾,秋天果园山上挂着的毛桃,冬天斑鸠山路上铮亮的桐油凝童年的记忆是鲜活的,白天,麒麟屯水库上的汽胎,荡起的是我们的朗朗笑声,晚上,矿部球场上挂起宽窄银幕,和那昏黄的煤油灯下2分钱一杯的葵花,演绎的,是今生再也抹不去的回忆。住的是平房,每到吃饭时间,作为娃娃的我们,端着碗串门,是一件高兴的事情,吃的是百家饭,留下了一辈子的回味……
IMG_4358.JPG
  那个时候,父辈们的生活,感觉永远是那么单调:家、井下、监房,三点一线,年幼的我,却也忘不了,不论是刮风下雨,还是深更半夜,只要是通知井下有事,父亲那急匆匆推门而出的背影。那个时候,交通没有现在这样便利,2角钱到安顺的公共汽车,能让人坐上一个小时,每到周末,如果父母决定要带上我们到安顺赶场,往往会瞪着半夜眼睛盼着天亮。我想,正是这样的潜移默化,才让我们如今安于生活,守得住快乐,耐得住寂寞。
IMG_4359.JPG
  那时的您,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。大食堂、邮局、医院、粮店、供应站……,这些现在都只能在回忆录中出现了。当然,还有那一所——子弟学校,是它,让我们这一群生于斯长于斯的孩子,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——子弟!
  读书了,那时严苛的升留级制度,导致出现了一个现代人无法理解的现象:成绩好的一路升学,可能和别家几个兄弟姊妹都是同学,十年下来(那时我们小学五年,初中三年,高中两年),年龄相差几岁的子弟乃至亲兄妹都是同学,以至于到了现在大家坐在一起,还会问出自己都无法回答的问题:为什么我会和你家几兄弟都是同学?你到底是在哪一年留的级?到了成家的年龄,张家哥哥娶了王家妹妹,李家的姐姐嫁给了赵家弟弟,那个年代子弟之间特有的错综复杂、相互交织的同学情谊、姻亲关系,让子弟们有了一家人的情怀。这种感觉,一如斑鸠山伙房的富油糖包子,瓣开,流淌出的是甜甜的、黏黏的……
IMG_4360.PNG
  不知是否为了兑现父辈们那一句献了青春献终身,献了终身献子孙的承诺,成年后的子弟,大多数都回到了这片生长的土地。当我们头顶矿灯深入煤井,当我们身着警服走进监房,我们没有去多想走在前面的吃苦,走在后面的吃土。当我们亲自经历矿井“7.27”“7.16”事故的处置,当半夜听到警报声条件反射地冲向监房,当追捕20多天推门进家看到母亲眼里泛起的泪花,才知道,我们从父辈们手中接过的,是责任,是风险,是担当。那天,和同为子弟的同事聊天,他说:昨天翻看女儿的成长纪念册,五岁以前除了出生的那天守在孩子身边,其他的生日都是在监房或是在追捕的路上……”从他的脸上,我看到的是对女儿深深的愧疚。是的,轿子山对我们来说,不仅仅是单位,而是家,是故乡,这里有我们的兄弟姊妹,这里有我们的童年、少年、青春,这里是父辈们奋斗过的战场,这里是我们理想扬帆的地方,传承,是子弟的本份,让您荣光,是子弟努力的方向!
  时光荏苒,轿子山顶的草枯了又青,平桥河的水绵绵流长。
  子弟,是一个渐行渐远的称谓,是那群慢慢变老、越来越少的兄弟姊妹,是把身体和灵魂都留在了这里的,那个人……(文/宁波)
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1
分享到:
上一篇:过眼年华 但殷勤折取
下一篇:职业情绪管理,你可不能学孙悟空!

联系我们 | 版权和隐私说明 | 使用帮助 | 网站地图 | RSS订阅

  版权所有:贵州省监狱管理局 黔ICP备13004057号 网站总访问量:

 管理单位:贵州省监狱管理局  技术支持: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IE6.0及以上版本浏览器,最佳分辨率1024*768浏览

  贵州省监狱管理局地址: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金阳大道4号站明诚景怡苑小区  电子邮箱:newsgzjy@sina.com  联系电话:0851—85825041